他居然是以这种方式离开 | 秋柏先生

他居然是以这种方式离开

他,我的爷爷,一个不太令人喜欢的人,居然是以司空见惯而又不同寻常的方式离开———车祸。

当1月21号上午回来时,我就没有见到我的爷爷。按照惯例,他应该提着板凳佝偻着背抽着大烟口中不停唠叨地坐在门口,但,这天似乎不同寻常,格外安静。

直到今天,大爸给奶奶打电话时,奶奶才提到已经一天多没见到他了,大爸赶紧回来,跑去问了爷爷赶场所在的派出所、医院,后来到派出所报案,不就,他就接到了爷爷出车祸的消息。我爸也知道了,我也知道了。

爸把车上的货物一腾而空,一班人就去了县交警队,途中,我清晰地记得,我爸说话时舌头直打哆嗦,鼻子也每隔几分钟就抽搐一次。到了交警队,当听到意料之中的消息时,腿脚还是不禁紧了一阵儿,当看到他照片时,心里又紧又松……

明天就要去医院做鉴定。


访问:299次

该文章的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