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在异乡的你,是否也在忍受这寂寞的秋 | 秋柏先生

独在异乡的你,是否也在忍受这寂寞的秋

“谢谢你如此温柔,点着笑容的灯火,只温暖而不打扰我的寒冬……”S.H.E的声音余旋在我的耳际,好似又感到了一丝寒意。

 

夏末秋初,寒冬似乎提前带着恶意来了。教学楼间穿梭的学子无不穿着温暖的外套,我缓过人际,隐约听见他们说:“今年没有秋天。”

 

是啊,今年的秋不再是以往的秋。我仿佛还记得,去年11月中旬运动会的时候,咱们正着短袖,摇着玩具手掌为运动场上的运动健儿加油喝彩:“交通系,加油!""快!超越他!”“你还有最后一圈就成功了!”士气好不恢弘。金秋而非金秋,今秋亦非今秋,今秋似乎承载在全球气温急剧变化的使命而来,它根本就忘记了它的本质,直接向冬奔去了,心中不免丝丝伤感。

 

“又到了洗澡靠勇气,洗衣靠毅力,起床靠爆发力,出门上课靠洪荒之力的季节了。”这本是咱们这些好事儿童形容寒意肃杀、雪满长空的怒冬,今年却被一位十分文静的妹子在空间提前发了出来——没错,她就在形容咱们“秋高气爽”、“天高云淡”的早秋。

 

当黎明的曙色尚未到来的时刻,我感到透骨奇寒,重新回到宿舍披上女朋友旧年赠与我的皮衣,不觉感到暖气环身。此时,我好像想起了远在异乡的女友,不知小鸟依人的她没有我在身旁是否为自己添了衣。这个秋季,是我们共度的第二个秋,她,依然没有我的陪伴,我,依然无法陪伴。

 

静静地抬头,缱绻着,淡淡那飘过云天的缕缕倘佯,独在异乡的你,是否也在忍受这寂寞的秋。


访问:347次

该文章的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