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心翼翼地接近 | 秋柏先生

我小心翼翼地接近

我小心翼翼地接近
怕你在梦中惊醒
我只是想轻轻的吻吻你
……

昨晚把《披着羊皮的狼》下了下来,认真地听了几遍,每次胸膛都会不由自主地冒出刺痛的感觉,似乎好久没有感受到它了。
一个好强的而死要面子的人,被激发内心的痛处后会再次退缩,直到他一直躲在仅能够避避风雨的岩石下,像只呆脑的企鹅。
(我绝对不会告诉你,我正在找一首比较哀伤的音乐来作为我写这篇文章的背景乐,我尽量把声音调大点,再大点,好吧,那种忧伤的感觉劲来了,《海阔天空》)
已经很久很久没写文章了,每次写文章的时候都代表着我心情不好,每次写完都会感觉好些。这两天,我们之间出现了些矛盾,心里愧疚,但我应该还是会硬撑着冷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跟女生可以一直冷战4个月,而且天天相见的同班同学,很久很久以前,我会做一个笑面虎去讨好她们,现在不会,我不会低下我高傲的头颅,不知道这次我会不会跟我最亲近的人沿袭这一传统。
确切地说,我凡是从其她女生身上看到甚至察觉某某女的“特殊品性”,我就抑制不住发自内心的厌烦反感,尽管我很想消除这种感觉。现在越发觉得自己变得高冷了,凡是与我观念不符的或者是看着不爽的,心里就会很排斥,很排斥,特别是女生。
我也很想让自己再暖男一回,毕竟以前总是跟女生有聊不完的话题,可能是更成熟了一些,不想到处“沾花惹草”,也可能被玩怕了,退缩了。
我比以前变得更沉默了,不喜欢解释。班上有同学因公务找我,我就对他说,你去找某某某,不要来找我。有女同学过生日,在以前,我会绞尽脑汁想买什么礼物送给她们,现在都懒得也拒绝晓得她们的生日了。
一年时间,是什么扭曲了我的性格,无从印证,但可以肯定的是,是上一段感情的残片将我伤得遍体鳞伤,我匆忙地找了根已被锈蚀的针赶忙把伤口封存起来。
现在只要有人已提到某某,鬼火就不打一处来,心里就艹了某某千百遍,然后瞬间就会想起“贱人”“渣女”之类的词语为之贴上标签。别问我为什么这么痛恨这个人,不想解释,你要实在问我,我会告诉你我跟某某在一起的时候(确切地说,那不叫在一起,而是我自作多情),她说的每句话我都相信么,后来“分”了之后,又从她的种种行为中看出她之前十句话有九句都是虚情假意、欲擒故纵的么?比如,我现在不想耍朋友,我想好好学习,我想考大学,然后就举一些她小学同学很早就结婚并且过得很惨的例子来佐证她的理由;再比如,我在高中绝对不会再耍朋友了,ok,老子还真信了,于是乎,每天都跟傻逼似的,抱着“希望”,怀着“憧憬”,几乎每天都是精神抖擞的,盼啊盼,盼咱毕业了再追你,去你妹的,最后被爹抓个正着,第二天要PK的时候你那傲慢的深情简直令我作呕。最后,我终于仰起了我高傲的头颅,再不在你虚无缥缈的假象下自卑地活着。真他妈看透了你。我也绝不会告诉你,那天中午我接连抽了半包烟,又接连刷了三天牙,刷到我想吐,最后嘴巴还是那么臭,估计是被骚气感染了。现在,反正我看到某某穿得“性感”些,就会在心里骂“婊子”“骚货”,真他妈以为能勾到人?
OK,又爆粗口了,对不起,对不起,实在对不起,但老子心里现在就是这么想的。唉,说好的不爆粗口呢?没出息。。
OK,冷静下,再冷静下。以后谁也别给我提这个贱人,你一提,我就会在你身上自动检测你又没有被骚气感染。
第一次写这么霸气侧露的文章,佩服自己,超常发挥有木有


访问:278次

该文章的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