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地狱初体验 | 秋柏先生

死神地狱初体验

这是个梦!庆幸!
刚才一觉醒来,我居然没死?现在记忆清晰,得把它记下来:我无端被判死期:xxx.xxx.xxx~xxx.xxx.xxx,(写在一张门宽的大白纸上,贴在我老家进大门的右侧门上)这个就是从被宣判到那天到死的那天。我也不懂为什么是这个,而不是年月日。我当时在梦境看得模糊,与其说它一直在我眼前很模糊,让我看不清,但我又不太想去看清,如果没记错的话,我看了2次,但都没看清。嗯,模糊的。这个宣判起初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但不知道我为什么还是第一个给我妈妈打了电话:妈,告诉你一个事,你别生气……电话后面的内容记不清了,但我能够在隔空的电话里看到我妈妈那只有少许悲伤略带眼泪的面孔,是不是她早就知道了?哦,也许吧!然后不知怎的,我爸爸妈妈就到老家了,我告诉我老爸(他正在我的房间里做活),关于我被宣判的事,但此时我说完那是就变得无任何力量,(最能感受到的是双耳的力量少得最厉害,还隐约有些刺痛)。我把在后面抱着坐在地上的我,一直抱着,但我也不想反抗,我周围围满了人,他们都不眨眼地看着我,生怕漏掉我的眼神。(倒回来)我告诉爸关于宣判的事,就无法说话了,我内心还有很多话要说,但现在也不想说了,似乎自己知道他们都了解我想说的,他们一味地点头,我嘴巴做成说话的姿势,也无法发出声音。最后,我嘴唇的弧度越来越小,直到快没有了,我彻底没诉说的欲望了,只是想跟他们在场的所有人打个招呼,我环顾所有人,一个一个地记住他们的面庞,想他们的名字与我的关系,这是姐姐,这是妈妈,这是奶奶,这是大爸,这是大姑,这是大姑爷,这是……爸爸……总感觉差两个,但又感觉我想要在场的人似乎都在场,就想休息了,于是慢慢地闭上双眼,他们就要消失在我眼前,就快要合下去了!我内心不知什么东西惊起,就想电影缓慢倒放,把刚才的动作倒了回去,但倒回去的应该特别强调我的力量,愈来愈充满,最后我能站起来了,他们都比较高兴,是比较高兴。后来想想,应该是还没到死期,但提前死了,为了不让我死得遗憾,他们没有哭之类的。对于这次醒来,他们没有多少意外,因为好像都在意料之中,我对我爸大爸说去锻炼身体,他们没有犹豫就答应了,我大爸、我、我爸,就这样排成一队,跳着锻炼,对,是跳着锻炼,就僵尸那样,他们比较灵活,就我很僵硬。我亲人们看着我们三个渐跳渐远,然后他们都进屋了,我也不知道去干什么。在锻炼途中,我肆意破坏庄稼、荷叶,奇怪的是主人也不出来骂了,也管不了那么多,我一定要强壮(就想我在现实生活中每每跑步时心中的那种信念),他们两个也肆意陪我玩陪我锻炼,没有任何顾忌。最后饶了一圈,回家了,当我要到家时,我赶忙冲进家,也没有用跳这种方式,完全是跑,我赶紧看了看右门上方那张纸上的日期,但还是很模糊,可能死期还没到吧!不行,我一定要在死期到之前查到真相!我赶紧问我妈,是不是在我小时候请了个江湖术士看了看我的命相,她说是,我又问她,是不是在我xx岁时有一场生死难关,她没有回答我,但我记得很清楚!但我很不相信!但似乎又怎么合得起那术士的话?
当我静下来环顾我家时,他们把桌子都收拾了,准备给我办丧事。此时,我家里好像没有一个人了,我感觉是他们看到我如此精力充沛地看着我,都无地自容走了。此时,他们都走了。
不相信命运的我,驱走了相信迷信的他们。


(我也不知道这段话该放哪了,管他的,记忆里有这么个事就行,不在乎在文章哪个角落,不在乎什么插叙倒序顺序)他上下唇贴了贴紧,拍了拍我肩膀,好像是让我好好活下去,但更多的是含有顺其自然的那么层意思。我终于把被宣判的事告诉他们了,我内心的恐惧不再那么强烈。但,随着日期一天天地到来,我愈来愈感觉浑身没力,好像被吸走了能量。但我毛敏姐姐、还有3个在我家装修的三姊妹整天陪我玩,陪我笑,一刻也不曾离开我。但随着我身体愈来愈虚弱,我就提出老爸和大爸陪我去锻炼身体,于是乎我大爸在前面,我爸在我后面,整天地锻炼身体,


访问:205次

该文章的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