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如何从一个空有上进心的人,变成行动上的巨人?(edmon的回答) | 秋柏先生

《转载》如何从一个空有上进心的人,变成行动上的巨人?(edmon的回答)

edmon,不要研究学习方法!学习方法不是靠研究可…
谢邀怒答。
在这里把「学霸变学渣」和「学渣变学霸」分别是怎样的一番体验? - edmon 的回答这个回答下的自控方法部分提炼出来放在这里,许多人原回答下的疑问也会在这里解答。
第一,我想为题主说一下话:有对美好未来的意淫,但没有足够的自制力来实现,读过很多鸡汤而没有作用,只有在deadline逼近下才能手忙脚乱地完成任务……以上种种,都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困惑,和题主有同样特点的人太多了,这是可以理解的,也是无可厚非的。光批评题主而不指出方法有什么用呢?

第二,实名反对一切喊“题主不要空想啦不要喊口号了现在马上去行动Just do it去做去做就是了行动是最重要的”之类内容的回答。这种回答,是所有自制力问题下最常见,也最无用的回答,和成功学心灵鸡汤没有什么区别。
自控这件事往往是难者不会,会者不难的??很多已经拥有不错意志力的人都会难以理解为什么自控困难的人会自控困难:他纠结个啥?去做不就是了?

请恕我评价一句:“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种逻辑的错误在于,它预设了这个人已经有了一定的初始动力,而最后的结果是选择意淫还是选择行动仅仅是一个可控的选择而已。事实上,无论你是否承认,人的意志力都是有限的,而人的所有行为都取决内心中自动的权衡,如果努力的价值小于不努力的价值,你终究会放弃。所以,即使是一个真正有上进心的人,在初始动力不足的情况下也会感觉力不从心。

题主既然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就已经说明他对自控能力有足够的重视,估计第一个考虑的就是“你去做就是了”这种最简单的思路,但也一定没有用。
题主所缺少的,并不是开始行动的觉悟,而是开始行动的能力!
题主所缺少的,并不是开始行动的觉悟,而是开始行动的能力!
题主所缺少的,并不是开始行动的觉悟,而是开始行动的能力!
重要的话说三遍!
是的,开始行动是需要能力的,不是心里想“去做”就能解决的。事实上,一个基本的原则是:所有依靠临场思考的自控方法都极难成功。

的确,人在开始行动后维持努力的难度远远小于进入状态前的难度,但这只是一时的,到了下一次,自控困难者又会难以开始。人想要开始,是需要一种能力的。不是你说“试试去做”就可以解决的。要真是这样,世界上就不存在拖延症了。所有自控方法的原理,无非是1.让你更容易开始;2.让你更难结束。光是一句“去做”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所以这种回答其实和鸡汤喊口号没有什么根本性的区别,也提供不了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好了,进入正题。
先介绍一下自控方法的一般原理。你可以用不同的自控方法,但我相信原理都是相通的,只要遵循这些一般原理的方法都不会差。

【价值杠杆】
在原答案中提到:人做出的每一个行为,都不知不觉地经过了权衡,而这种权衡的结果又源于其价值观和环境现状的综合加权比较。这就像一个杠杆,自控是一边,放纵是另一边。如果你是短视者,那么越是近期的效益,位置上就越靠远端,权重也就越大。


你最终是自控成功还是放纵,在根本上取决于按你的短视程度加权后的总效益是哪边大。如果你留意一下的话,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的自控方法,时间管理方法等等,其可能的原理归根结底都不外乎这个范围:

增强自控的短期效益;
抑制放纵的短期效益;
增强自控的长期效益;
抑制放纵的长期效益;
使你的价值观向目光长远方向偏移。



上面有些原理仅仅是理论上可能存在而已,比如5,我就还没有见过这样的方法。

如番茄时间法,就是比较有效的,它增强自控的短期效益(完成一个番茄的成就感)和抑制放纵的短期效益(人有维持状态的倾向,进入状态后,破坏番茄将会是无法忍受的事情);

如很多人喜欢在桌子上刻下激励自己的话,去幻想成功来激励自己等等,这就是增强自控的长期效益。但据我了解,这种方法的成功率不高,因为大多数人都是短视的,所以在长期效益上下功夫就好比在杠杆的近支点处加砝码一样,效果微弱。

而对杠杆平衡最有效的控制方法就是:在尽可能靠远端的位置取放尽可能重的砝码。
评判一个自控方法的优劣,概莫如是。

所以,对大多数人而言,最好的自控方法就是:在尽可能短期的时间内改变尽可能大的效益量。而所谓的“Just do
it”,甚至连方法都不算,因为它根本就没有怎么改变两端的价值。

【诱惑隔离】

许多抗诱方法,就连初中思想品德教材上提供的抗诱方法都包含了一个元素:远离诱惑。当我们身边没有手机时,手机游戏就难以对我们产生诱惑;当我们的电脑没有联网的时候,浏览网页就难以对我们产生诱惑……

这是一个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因为它的背后是一条规律:一种诱惑的大小程度和实现它的可能性成正比。所以当一个人确认一件事毫无希望时,这件事再诱人也对他产生不了任何诱惑。


所以,要做,就做绝。


【安全期现象】

自控困难的人身上往往会出现这样的现象:白昼时放纵,而在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又谴责自己,上进得不行,可惜已经没有条件努力了。这其实是因为我们在白昼时身边就是手机电脑,所以放纵的可能性比较大;而晚上躺在床上时,爬下来打开电脑玩游戏实在是不现实的事情,此时你只能发呆空想,而对白天放纵的后悔就是最可能的题材。

于是,如果你睡不着的话,无事可做的你开始悔恨白昼的放纵几乎成了一种必然。

记得我以前有一个回答高中学习中的自制力不强,注意力不集中,容易浮躁等问题应如何解决?- edmon 的回答,里面就提到了“安全期”的概念,夜晚正好就是这样的安全期。在安全期中,我们和诱惑被隔离了开来,所以可以被保证是理智而上进的。(其实你可以把安全期理解为“贤者时间”。)


在白昼直接挑战诱惑显然是不实际的。很遗憾的是,我所看到的大多数自控方法战拖方法都没有意识到昼夜差别这个突破口,而选择了在白昼直接挑战。
我有了一个天马行空般的想法。可不可以给夜晚的自己赋权,来统治白昼?

下面介绍一种方法,可以实现无需任何意志力的自控。另外,如果这个方法适用于你,无论你的拖延症有多重,你在今天晚上睡前都必然会愿意开始使用这个方法,而且使用这个方法的本身是不可能被拖延的。

注意:这里仅仅提供一种符合上述原理的方法,并不适合所有人,你可以使用其他方式,反正原理都是相通的。
========前方高能==========
【事先声明】:
请做好心理准备,这个方法看起来会比较中二,因为它是我很久以前脑洞大开的产物,实验了一下,居然通了,而且效果稳定持久。也正因为它至今也的确对我有用,我才敢写出来。
这个方法颠覆性较强,对一般人而言比较毁三观,一般只有饱受自控能力差困扰,上进心强,且具有某种心理属性的人才能接受。所以这个方法注定是小众的,很有可能只适用于一小部分人,不适用的现象是正常的。如果你不适用,请直接跳过。
这个方法本身的基本框架很简单,但背后的原理比较复杂,对它的后续开发和应用更加复杂。理解背后的原理对读者的理解能力和接受能力有不低的要求,而无法理解其背后原理的话,是难以接受这个方法的。如果你觉得理解不了这个方法背后的原理,请直接跳过。
在原回答下,大部分人的评论都表示这个方法适用,也有无法适用而质疑的,这都是正常现象,请予以理解。再次声明:如果你觉得理解不了这个方法背后的原理或者不适用,请直接跳过。

这个方法脱胎于刚开始摸索自控方法时所想到的一个比较中二的方法:通过某种仪式性的东西来赌咒发誓,誓言相当于给自己“立法”,去限制自己的某种行为。后来我才发现,这种誓言会被磨损,我只能用更重的惩罚来恐吓自己。于是我不敢再迈进。
那时一直有一种冲动??迈出那最后一步,干脆赌咒发誓再打游戏就让我去死算了,这是最疯狂最孤注一掷的举动,一切都在简单粗暴中解决了。借用 @左右 的解释:
所谓惩罚代价的这个“死”。不是自杀。而是死于非命。就是让对上天发誓。如果违反。上天就会以各种方式和手段把你弄死。什么时间。什么方式。你不知道。这就是恐惧的原因。
但我还是没敢,因为还是有顾虑。这样倒是一刀了结了,但谁能保证我不会在忍受诱惑的煎熬中度过余生呢?我害怕啊,那么长时间的事情,谁说得准呢?然后我就想到了上面几条规律。
一个开挂般的方法诞生了。这个方法看似非常危险,实际却非常安全。


这个方法的内容是这样的:
仍然采用前文中“赌咒发誓”的方式,但是内容不仅限于“赌咒发誓”,相当于创造一个类似编程的命令体系,再对它进行任意编辑。具体方法下文会有案例。
规定只有在晚上的安全期才有使用这个方法的权力。在晚上的安全期,可以对条例进行增加,编辑,删除等行为。
于是,你可以随意允诺你能想到最重的惩罚,但仅限于要禁止有一段决定过程的主动行为。比如打游戏,就不是现在想打下一秒就能开始的,你还要经过加载才能开玩。

这个方法的核心原理是,它规定我每天晚上的安全期才拥有“立法权”,我可以任意发誓允诺最重的惩罚来控制白昼,而不用担心自己夸下了海口把自己憋死,因为就算它真的如我担心的那样有太严的弊端,我也可以随时在晚上的理智期撤销或更改它,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忍受一天而已。
而如果它真的经得起时间考验,你就可以把它加上更长的期限了。
这样,我就有了无限的试行法案机会,可以胆大妄为了。而只有理智能调控这些法案。

而在设立诅咒之后,你会处于这样的状态中:

在白昼面对着诱惑时,由于立法体系中已经存在一个非常重的诅咒了??如果打了游戏,你就会死,就算不死,整个方法的信誉也会彻底丧失。而打游戏与否是一个需要经过心理权衡的决定,于是,无论每一个时刻,在权衡之后,你都不可能选择打游戏,去违反条例。
既然这样,打游戏就成了【确认不可能实现的事】,于是你想都不会想,也不会产生诱惑。打游戏就更加不可能了。
再加上一定的运作,用一定的限制条件设定只有明知故犯地打游戏才算违法,那么你也不用担心误触等行为。再加上明知自己不可能故意违法,所以你在生生活中并不会感受到什么压力。不小心碰到红线也不会惊慌失措,平时生活更不会像很多人猜测的那样“精神消耗太大”。
另外,不要把立的每一个条例都用笔记本或手机记下来,因为蔡加尼克记忆效应告诉我们,一件事在完成后的记忆会被削弱。如果你记下来了,很有可能就此遗忘。而如果你只用脑子记忆,你立下的每一个条例都会依依不舍地留在你的脑海里,每当你遇到相关判断时就会自动跳出来。而这一切的代价仅仅是使你的生活感到轻微紧张而已。
即使你真的遗忘了某些条例,也正好说明了它并不常用,忘了也罢。而就算违反了,由于故意才算违法的设定,你可以继续心安理得。
于是,在白昼,你是安全舒适的,诱惑被隔离。
似乎这样到晚上就你就会挡不住诱惑废除法案了,但真到了夜晚进入安全期,你躺在床上,远离电子产品,失去了一切与诱惑接触的机会,诱惑就又被隔离了。
此时你无从短视,只能远虑。而你在夜晚中最喜欢想的往往是明天我要怎么努力,所以你所有的立法举动都会为了这个目标而实施,诱惑再一次丧失了话语权。
所以,在夜晚,你是安全舒适的,诱惑被隔离。
即使在极端情况下,你实在立法太严,导致白昼处于和诱惑正面对抗的痛苦状态,你也不会和寻常的赌咒发誓一样要忍多久。你只需忍到当天的夜晚安全期,然后更改条例,改宽松一些即可。
总之,无论在白昼还是夜晚,你都不可能接受诱惑,也不会因此有多痛苦。如果按照本文建设体系并且你具有那种心理属性的话,这个体系崩溃的可能性是0.



其原理是,它会形成一种三权分立的背景:
人心中信仰和对未知的恐惧的本能会自动掌握司法权。
道理很简单,你用赌咒发誓的方式允诺打游戏就死,这会是一个极重的砝码。其原理和很多中国人怕的“一语成谶”是相通的。这个方法所用的所有惩罚都是被动,且未知的,直接立法“死”比“被车撞死”更有威慑力,因为前者更有不确定性。
但这个司法权仅仅作为威慑,通过合理的运作,它将像核威慑平衡中的核弹,黑暗森林威慑中的广播天线一样,其目的和最大的成功就是起到威慑作用,而永远不可能,也不可以被使用,具体运作方式下文会讲。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信仰和对未知的恐惧并非是所有人后天都有的心理属性,所以很多人会因此无法适用这个方法,如果你没有这种心理属性,请跳过。它仅仅是一个心理属性而已,没有高下优劣之分。请用理性,尊重,包容的心态对待。

你的理智会掌握立法权。
只要在安全期立法,你就可以任意给自己制定规则,而且这个规则必然来自理智。立法的结果是,由于司法权的保证,我在任何场合任何时刻都没有违反它的一丝可能,你保证了你和这个方法的绝对安全。换句话说,我root了自己,完全掌握了自己的最高控制权。不仅如此,这个方法还拥有无限的自由度,能实现类似编程的自控,可以任意管理模组,兼容任何其他方法,比如番茄工作法就可以作为一个组件插入进去。你还可以每天更新升级,debug。
从此,让理智给自己编程。

现实中的自我掌握行政权。


1.为什么这个方法和所谓“砍手”不一样?

所谓“砍手”的方法,基本是不可能成功的。
它表面上给自控端放上了一个很重的砝码,但实际上并没有。砍手与否是自己可以控制的,而你潜意识中明知道就算违反了,自己也不可能去砍,因为这个决定的双方价值对比太悬殊了。

有些人以为这个方法是威胁自己自杀,我大概可以判断他们并不适合这个方法,他们不具备上文中的心理属性,因为他们压根就没往恐惧和信仰的本能那儿想。

事实上,这个方法采用的是一种外力制约的原理,利用的是人心中信仰和对未知的恐惧的本能。具有这种心理属性的人一旦违反了最重的条例,即使自己不愿意遭受惩罚,也会不可避免地陷入恐慌当中,而你是不可能欺骗自己的良知的。

另外,如果你允诺了最重的惩罚,则一旦违反,最好的结果也是这个方法的信誉彻底完蛋,因为这必然会产生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所以,这个方法只有一条命,你不得不珍惜。

2.为什么说你是绝对安全的?

台风靠近中心的部位风力是最恐怖的,但真正在最中心的台风眼里,却是一片安宁的世界。
之所以前面要设定可以允诺你能想到最重的惩罚,但仅限于要禁止有一段决定过程的主动行为,是因为这样可以避免误触。而且凡是要经过一定决定过程的行为,就是价值杠杆的天下,所有的决定都不可能离开它。
而死亡正是天底下最重的砝码,它涉及了人的本能,那是一种摧枯拉朽的力量,所有的诱惑都不可能和它对抗。它恰恰也是最安全的砝码。因为在每一个做决定的时刻你最终都会选择自控,再加上后文的保险,你可以保证100%安全。
结果是,你会在一直处于略微紧张的状态的同时也永远不可能违反任何规则。

于是:理智掌握立法权,感性中的恐惧掌握司法权,而现实中的自我掌握行政权。它就形成了一种稳定的三权分立。


然而,这个方法的运用却远远不简单,就像知道了怎么编程并不代表精通编程一样,其内容也是大有学问的。

记得法学中有一个结论:真正对一个法律的威慑力起最大影响的,并不是惩罚有多重,而是惩罚被执行的可能性大小。所以,我们要增强这个这种仪式的权威性。赌咒发誓也是有不一样的。最后我选择的方式是学美国总统就职,找一本圣经把手按在上面,另一只手高举。总之越正式越严肃越好。
不要笑我!

立法范例:
首先是打基础:
上天啊,请监督我吧。
我在接下来将建立一个立法体系,我可以在其中设定规则。如果我违反了这个体系中的任何一条允诺了惩罚的规则,请你对我施加这个规则允诺的惩罚。请监督这个体系的运作。

第一条誓言:从今往后,在每天晚上10:30到次日早6:00,躺在床上,并且床上没有手机等电子产品时为“安全期”,在安全期立法才有效。

第二条:建立“禁游”法案:从现在起,到高考结束,禁止玩任何电子游戏,否则死。

我体验到了那种台风眼中的奇妙感觉??从此游戏的诱惑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所以我把第二条的时间规定为直到高考结束。
于是从那个晚上起到高考结束,我连自动售货机的有奖互动都不敢碰一下。
记得以前听说过,瘾戒的次数越多,反复得越多,就越难戒。我的网瘾戒了几十次,早已觉无药可救,没想到在这个方法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第三条:建立“无意不罪”原则:只有当违法行为发生时,心里明确自己正在违法却还要坚持违法的,才执行惩罚。//这就是“上保险”,最关键的条例,没有之一。把司法权收归于自己的判断,给自己以安全感的同时保证了公正,因为自己是不可能欺骗自己的。
第四条:建立“立法不涉现”原则:所有的立法及更改,如果能使某种被限制的行为更容易得到法律允许,则在本次安全期后才有效。//拒绝以权谋私。
第五条:建立“网禁”法案:只有以学习或办正事为目的时,才可以浏览网页。否则死。//注意,立法的一个原则是涉及的行为判定不能是模糊的。这个不算模糊。
第六条:建立“闹钟”法案:早上的闹钟只能用拍照关闭一种方式关掉。否则死。不可抗因素除外。//在“无意不罪”原则下,没有问题。(拍照闹钟详见上文提到的另一篇回答)
…………………………
知道为什么会有马而后看2 - 收藏夹这个收藏夹的存在吗?就是因为我规定了知乎只准看主页上的答案概览,而不准点开看具体内容。这个方法的威力竟然强到了这个地步。再有吸引力的答案,我就算看了部分被吸引住后,也能按捺住不看,而是默默收藏。

其实拿”死“作为惩罚,只适用于一种情况:禁止一种行为,而这种行为需要经过一定的决定过程,比如玩游戏就不是脑子一热就可以马上玩的,从突然做决定到加载好开玩最少也要有几分钟。

而不适用的情况,例如要求自己一定要三天内写完作业,用“死”来逼迫就危险了。所以要用另一种惩罚来管控,我叫它”翻倍偿还“,即自动分析自己从违法行为中获得了多少主观快乐,再乘以一定的系数来惩罚。比如”翻倍偿还 500%“就是将违法行为中获得的主观快乐乘五倍后惩罚在自己身上。
第七条:建立”黏脚“法案:当自己在写作业时,未完成前,除了上厕所或有突发事件,禁止任一只脚离地。否则翻倍偿还500%。//这里涉及到一个立法技巧:即对一种行为的禁止,如果靠禁止它必然会带来的标志性行为,会比直接禁止其本身有更好的效果。

第八条:建立“闭关”法案:一旦进入自己的书房准备开始学习,就要在门上挂一个玩偶。只有完成带入书房的所有任务时,才可摘下玩偶离开。可以上厕所,但要一分钟内回来。如果没完成任务就摘下玩偶/没摘下玩偶就开门/上厕所一分钟内不回来,翻倍偿还 500%。//同上技巧。

后来还弄了很多条例,涉及各种情况:比如我发现环境对人的影响特别大,就立法要求自己每天必须去晚自习,周末图书馆;为了改掉懦弱的性格,可以设立一个随时启用的临时法案,谁真的触碰到自己的底线了,就禁止和他说话……还有减肥法案,限购法案,以后以后再也不用剁手或逼自己节食运动了。

这个方法的弹性和发展空间几乎是无限的,它永远处于随着环境变化不断更新的状态中。到了后来,我还不断地在发现它的用途。比如一旦进入某种状态中就不难自控,但难以进入这种状态,比如学习或睡觉。我就可以立法设定在某种情况下,一定要进入这种状态。从此立法成了一个顺水推舟的引子。

我还可以划分模组,把几个法案放在一起统一管理。还可以加入外源插件:比如把番茄自控法作为一个组件加入其中,规定在什么情况下一定要用。这可以避免几乎所有自控方法都会有的弊端,就是对使用方法本身也犯拖延症,知而不用。

所有的方法都是有代价的。这个方法的代价是,我在接下来的一年内每天都处于如履薄冰的警觉状态。但这其实很有安全感,因为我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去犯那些条例,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立法失误,然后忍上一天而已。

错误的立法案例:
把惩罚设置为诸如“第二天出门被车撞死”一类。
这种惩罚设定的错误在于,“第二天”和“被车撞”的界定太具体。这个方法的精髓在于对未知的恐惧??如果违法了,因为无法欺骗自己的良心,你就会陷入无边无际的恐惧心理当中,你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死,什么时候死,其实陷入这个状态本身就是最大的威慑。太具体的惩罚会让你有侥幸心理。
一些危害较小,或难以防备的行为用“死”来镇压。比如立法“上课分心就死”,“脚离地就死”。
这实在太危险了。就算你小心翼翼地防备,也会让你的生活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中。
用立法系统逼迫自己完成主动行为时用“死”。比如“每天没有完成作业就死”。
同上,这会让你的生活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中,而且人对任务的难度预估总是过小,很容易失控。
整个立法系统没有上保险(无意不罪原则)。
同上,这会让你时刻怀疑自己是不是曾经不小心违法了,或者忘了哪个条例。
类似“每天必须完成作业,否则罚做20个俯卧撑”之类。
惩罚要产生威慑,一个必要的条件就是必须要是被动的。因为以主动行为作为惩罚,你就可以耍赖:我就是不做,怎么地。

常见的问题:
翻倍偿还 500%的含义。
答:这是一种允诺的惩罚,如果违法,就把因为违法行为而得到的所有主观快乐乘以500%转化为痛苦打击到自己身上。相当于「处以违法所得500%的罚款」。注意,这个方法所有的惩罚都是被动且未知的,不是什么”多背几个单词“之类。借用 @陶国恩 的解释:
“痛苦”和”死“一样都是未知的、外在的惩罚,我们要设想如果我们现在主观享乐了,一定会在未知的时间、未知的地点承受到5倍于此的痛苦,而不是说我们自己惩罚自己什么的~
自己心里明白永远不可能真正执行死亡这个惩罚,所以惩罚就很难实现啊,那这个方法有什么用呢。
答:你发誓允诺了一个惩罚,你害不害怕?威慑的来源是对诅咒的恐惧。就像中国人怕“一语成谶”一样。
另外,我非常遗憾……如果你能问出这个问题,基本就说明你没有文中所需的心理特点了……文中只介绍了一种方法,其实那三条原理都是普适的,按照这些原理换一种方法吧……
建议:最好不要把惩罚弄得太具体。比如得XX病,这样威慑会削弱很多。你应该保持未知性,你不知道惩罚会以何种方式到来,这才能产生最大的恐惧。
原文链接


访问:279次

该文章的评论已关闭